散户通讲解隐瞒138亿股份代持环保屡遭诟病IPO期间顶风违规

2020-08-07【炒股配资】浏览:116

  7月27日19时,位于浙江台州司太立制药的碘海醇粗品生产车间,突发爆炸事故。涉事的3号车间外墙被大火熏黑,墙体大面积外鼓变形,透过窗户,隐约可以看到爆炸后残缺的罐体、破裂的管道。距离爆炸车间最近的几个车间,大多数玻璃、窗框已被震碎。

  当天19时40分火情得到控制。事故造成2名工人丧生,另有2人轻伤,事发后,厂区相关生产设备全部关闭,对别的车间进行自查,事故原因未明。散户通28日晚间司太立继续发公告称,爆炸事故造成的碘海醇粗品相关车间停产将不会超过三个月。

  

散户通讲解隐瞒138亿股份代持环保屡遭诟病IPO期间顶风违规

  资料显示,司太立成立于1997年,散户通是一家从事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医药高新技术企业。其生产的碘海醇原料药在仿制药领域占比较高,在全球市场具有一定话语权,同类企业中仅有海昌药业和印度、韩国一些小型企业具有有限的生产能力。2016年司太立登陆A股,很快成为医药板块中的大牛股之一,股价自2018年10月至今已有近10倍的涨幅。

  股价上涨背后是资本连年看好。年报显示,司太立2018年和2019年营收同比上涨幅度分别达到25。25%和46。98%。而就在爆炸事故发生前不久,司太立还在推进扩产计划。7月1日,证监会出具了增发股票的批复,用于年产1500吨碘化物及研发质检中心项目建设。

  然而,多家媒体调查显示,司太立曾被爆出一系列违法违纪问题。包括此前IPO带病过会,涉嫌隐瞒近1。4亿元股份代持,上市以后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等。在这家10倍牛股背后,还有哪些违规违法操作。《新民周刊》记者联系上了司太立一位工作人员,该名工作人员称,目前公司正等待相关部门对爆炸事故的进一步处理,不排除因本次事故导致仙居厂区进行停产整顿的风险。但针对网上报道的违规违法情况,暂不便回应。

  一直以来,企业IPO股权代持问题都是证监会的关注焦点。股权代持在实践中较为普遍,但是股份代持是具有较大的法律风险。实际出资人难以确立股东身份、名义股东侵害实际出资人利益等等。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所事务所王斌律师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IPO过程中如果存在大股东代持股权且未依法披露,则明显涉嫌违反《证券法》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将面临证监会顶格处罚。

  记者在一份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上发现,司太立在完成IPO登陆A股前四年,存在股份代持的情况。2012年4月24日,司太立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胡锦生与自然人张吉林签订了一份《委托持股协议》,约定胡锦生代宁波天磊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张吉林持有司太立270万股股份。

  据了解,该协议签订时,司太立公司总股本9000万股,代持股份占司太立总股本3%。协议签订后,张吉林依约履行出资义务,司太立公司于2016年3月9日上市。散户通然而,胡锦生在公司上市后拒绝承认委托持股协议的效力,拒绝承认合同委托持股方享有的股权权益及拒绝履行合同等。为此,胡锦生被告上法院,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同年立案。

  判决书显示,自张吉林委托胡锦生持股以来,司太立公司股东大会先后审议通过五次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议案。至今(判决书日期落款2016年12月9日)胡锦生未依约向张吉林支付其代持的270万股份现金分红288。9万元,彼时代持股份市值已经达到1。35亿元。

  从证监会披露信息看,司太立显然隐瞒了这部分代持股份。在2014年4月16日、2015年6月5日两次申报稿报送中,都没有提到天磊投资、张吉林任何相关信息,在其上市后亦未对此进行任何信息披露。在司太立公布的九次股权转让说明中,也均未提及胡锦生为张吉林代持270万股股份的事宜。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的股权应该清晰、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股权清晰这个表述就是表明不允许IPO企业股权代持,如果企业出现股权代持情况,就无法上市,即便带病上市,证监会也会对以往虚假陈述和财务造假进行严厉打击。

  王斌律师认为,即使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之间签订了股权代持协议,但因股权代持行为对被代持股份的权属和股东权利带来较大不确定性,也是IPO上市的一个硬伤。另一方面这在一定程度上逃避了实际出资人的信息披露义务,这与监管机关严格的信息披露制度相违背,背后可能会存在非正当交易、利益输送等非法行为。一旦涉及股权诉讼,哪怕只有少量股权代持,也会直接影响到IPO的进行,这是证监会和交易所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据公告宣称,停产的主要原因系2019年9月12日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在对海神制药进行调查时,发现海神制药在生产物料转运过程中产生跑冒滴漏现象,经雨水冲刷进入地表,未对区域污水进行有效处置,造成部分地表水超标。

  当时停产涉及的产能为海神制药的180吨/年碘海醇生产线吨/年碘帕醇生产线,由于停产整改,产能装置无法运营。根据2020年3月底司太立公告,因海神制药停产整改历时近3个月,对公司业绩产生一定影响,最终确认商誉减值损失2641。6万元。

  而结合以往的公开资料,2018年司太立以对价8。05亿元纯现金收购海神制药时,已经让上市公司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负担。司太立的货币资金在2019年三季度时仅为3。56亿元,根本无法覆盖短期债务,典型的短借长投,资金链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当时,大股东却趁着股价大涨之时,几乎将全部的股权质押出去了。

  再往前追溯,在证监会审批期间的2015年11月20日,司太立另一家子公司——江西司太立制药有限公司也曾因污染物排放超标,受到当地环保部门处罚。调查报告显示,当时江西省环监局专项检查时对江西司太立的外排废水取样监测,发现外排废水苯胺含量14。8mg/L,超标6。4倍,属于超标排放。而当时该公司还处于试运行整改阶段。

  执法人员出示制作的一份《现场检查笔录》,企业环保负责人签字确认超标排放事实。调查报告显示,江西司太立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九条的规定,要求江西司太立立即停止违法行为,责令其限期治理;处以当月排污费5倍的行政处罚,共计205362。5元。

  司太立所处行业为原料药制造,主营业务为X射线造影剂、喹诺酮类抗菌药等药物的原料药及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从整个原料药生产行业来看,近年来,环保整顿越趋严格。证监会此前曾要求多家上市药企补充2017年中报中关于环保的情况。

  特别是原料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水、废渣量大,废物成分较复杂,使得制药企业环境形势较为严峻,尤其是2019年下半年,日益严峻的环境治理形势将倒逼企业不得不重视环保问题。据媒体7月27日报道,江西九连山药业有限公司和安徽济善堂中药科技有限公司两家药企就因未按规定实施《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被责令停产停业整顿。

  天眼查数据显示,胡锦生父子合计持有公司41。254%股权,持股财富约为76亿元。而父子俩入主司太立的总投入约为4373。46万元,上市之前,父子二人通过转让股权收回约1亿元,这意味着,公司尚未上市,胡锦生父子不仅收回了成本,还获得了约1。5倍的收益。

  司太立自2012年以来,便持续进行现金分红。仅2016年以来,公司就已派发现金红利2。27亿元。据此推算,胡锦生父子通过分红收到的红利接近亿元。由此计算,胡锦生父子在19年前接手司太立之后,从中赚取了约77亿元财富。

  然而,在胡锦生父子财富不断膨胀的道路上,司太立的违法违规行为从来就没有断过。据记者调查,司太立仅仅在收购海神制药期间,就因违法违规两度被罚。一则是胡锦生曾因占用公司1亿元资金,被证监局发警示函。2018年1月7日至2018年12月24日期间,胡锦生以指示司太立控股子公司江西司太立制药有限公司向关联方及供应商直接划款或背书承兑汇票的方式,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14亿元。

  另一则是信批违规,司太立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2017年12月10日至2018年3月15日,司太立存在将8500万元闲置募集资金及期间利息存放于公司一般户,迟至2018年3月21日才公布。浙江证监局指出,司太立的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十条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

  在爆炸事故发生后的第九天,散户通司太立官方8月3日晚间发布公告称,2020年7月14日至7月23日期间,朗生投资通过减持公司股份约468万股,减持比例1。99%。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朗生投资减持时间过半,减持计划尚未实施完毕。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